家庭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合同效力研究

admin 次浏览

摘要:家庭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合同效力研究文|张玖文律师 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 对于家庭住宅室内装修(工程投资额在30万元以下或建筑面积300平方米以下),装修人与受托的自然人或未取得施工资质的装修企业签订了装修施工合同。对于该装饰装修合同的效力成为司法实践中的争议焦点。笔者经查找相关司法意见和审判案例发现,针对这一问题,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因装修施工人未取得建筑施工资质所签订的装饰装

家庭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合同效力研究

文|张玖文律师  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

 

对于家庭住宅室内装修(工程投资额在30万元以下或建筑面积300平方米以下),装修人与受托的自然人或未取得施工资质的装修企业签订了装修施工合同。对于该装饰装修合同的效力成为司法实践中的争议焦点。笔者经查找相关司法意见和审判案例发现,针对这一问题,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因装修施工人未取得建筑施工资质所签订的装饰装修合同无效。

持此观点的理由是因家庭居室装修所签订的装饰装修合同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受托人无建筑施工相应资质,装修合同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而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十四条“从事建筑活动的专业技术人员,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执业资格证书,并在执业资格证书许可的范围内从事建筑活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如在(2015)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266号案中,上海二中院认为,鉴于朱先祥与何爱洲均为无施工资质的个人,系争装修合同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属无效。现在装修合同已经完工并投入使用,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双方应当参照约定进行结算。

又如(2015)新民初字第0746号案中,无锡高新技术开发区法院认为,陈忠文以个人名义与王文良签订的装饰装修合同,因陈忠文未提供其具有相应资质的证据,故陈忠文与王文良之间签订的两份无锡市家庭居家装饰装修施工合同均为无效合同,陈忠文将其中的一部分工程分包给吴新柏,吴新柏亦没有相应的资质,双方之间的分包行为亦为无效。

另一种观点认为装修施工人是否取得施工资质一般不影响装饰装修合同的效力。

持该观点的主要理由包括:(1)现有法律、行政法规并未就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合同主体作特殊规定或限制,也未明确规定承包家庭装修工程需要具备相应的资质;(2)家庭住宅室内装修活动不属于建筑法调整范围应适用合同法关于承揽合同的规定。

如山东高院在2008年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就已经对家庭居室装饰装修适用法律问题给出了明确意见,即“所谓家庭居室装饰装修是指居民为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自行或者委托他人对居住的房屋进行修饰处理的工程建设活动。家庭居室装饰装修活动不属于《建筑法》的调整范围,对于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合同引起的纠纷应当依据《合同法》有关承揽合同的规定,并参照建设部2002年3月5日发布的《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予以处理。”

 

另外,北京高院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关于小型建筑工程及农民低层住宅施工合同、家庭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中认为施工人签订合同承建小型建筑工程或两层以下(含两层)农民住宅,或者进行家庭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当事人仅以施工人缺乏相应资质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一般不予支持。对于当事人确实违反企业资质管理规定承揽工程的,可以建议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予以处理。

 

此外,《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2017年7月19日实施)2.家庭室内装修和农村建房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家庭室内装修和农村、建制镇、集镇规划区内自建低层住宅(二层以下、含两层)、建设工程投资额在30万元以下或者建筑面积在300平方米以下的合同纠纷,当事人以施工人没有施工资质而主张合同无效的,一般不予支持。

针对上述两种不同观点,笔者认为,由于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如何适用法律,因此关于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合同的效力容易引发争议。从前述多地高院陆续出台的司法性文件来看,对于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合同并不因受托人无装饰装修施工资质而否定其合同效力。但鉴于各地司法观点不一导致同案不同判的问题,最高院或有必要就该问题出具司法意见以便统一审判尺度。

推荐阅读:

住宅室内装修中常见法律问题及注意事项

随机内容